加入書簽 | 推薦本書 | 返回書頁 | 我的書架 | 手機閱讀

就去看看書 -> 其他類型 -> 錦衣御明

第039章:東林非忠林

上一頁   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   下一頁

    (就去看看书-手机版,http://m.97kks.com)     在魏忠賢的授意下,王體乾從位上站起,緩步走到趙宗武身前,將其舉起的木盒結果,隨后便打開了木盒。

    刺鼻、腥臭、難聞的氣味混雜著,被白灰硝制的首級,模樣并沒有太大的改變。

    盡管王體乾沒有見過杜度,但鑲白旗兵符,那多半是騙不了人的。

    建奴分屬八旗,那從根上來說,是為了便于掌控。

    可想要確保旗主權勢,同時也為了加強汗權,給八旗旗主分授兵符,這并非是什么過分的事情。

    雖說杜度是努爾哈赤,為了掌控鑲白旗而扶上位的,但屬于杜度的權柄,那也是從來都沒有落下過。

    斬殺杜度,這兵符自然而然,就落到了趙宗武手中。

    將附在木盒上的鑲白旗兵符取下,將木盒轉遞給田爾耕,王體乾則快步走至魏忠賢身旁,雙手將鑲白旗兵符,遞給了魏忠賢。

    “魏公,是鑲白旗兵符無異。”十余年待在司禮監行事,這也讓王體乾知道,許多人不曾知道的秘聞。

    看著手中的鑲白旗兵符,魏忠賢是反復轉著,余光看了眼田爾耕,其當即就會意,將手中的木盒捧上。

    “大珰。”

    田爾耕是畢恭畢敬的說著,而魏忠賢見狀,是握著鑲白旗兵符,余光看去,只一眼,便轉過身,嘴上卻道“近日在京城傳揚著,東林黨在遼西的一些謠傳,這事跟你是否有關?”

    說是謠傳,實則卻為魏忠賢,為后續話題接的引子。

    “魏公!那并不是謠傳!”聽完魏忠賢所問,趙宗武猛然向前走了數步,眉頭緊皺,語氣堅定且有力道“京城出現的這些,皆為我所為!

    卑職原為駐遼東錦衣衛暗旗一員,自天啟元年開始,卑職一直都在秘密調查遼西私販勢力。

    為查明真相,確保大明利益,在這期間卑職等經歷了,常人難以想象的事情!”

    為了能夠吸引魏忠賢的注意,原本對私販勢力,更多的不過是揣測,但為了能達到效果,趙宗武便從一開始,將禍水引到了東林黨身上。

    私販勢力的成員,遼東巡撫王化貞丟掉遼西的相關事宜,遼東經略熊廷弼未及時出兵,遼河防線的相關事宜。

    趙宗武用自己的語言,層層遞進,以真相為兜底,三分夸張,成功在魏忠賢面前,勾勒出了一副畫面。

    之所以趙宗武敢這么干,這一切都因為現在廣寧已經丟了,遼西核心之地也已經丟了,除了遼西走廊堪堪穩定,想必現在熊廷弼、王化貞,皆已逃回山海關!

    “咱家原先就聽人說過,那遼東巡撫王化貞,出身東林黨,事事皆喜獨斷專行!”聽著趙宗武說的,魏忠賢神情中流露出幾分悅意,語氣也帶著輕快“自他率部進駐廣寧期間,雖遣派都司毛文龍擾亂建奴攻略。

    并且那毛文龍也取得了一些成就,但這也因此,加劇了王化貞的驕縱。

    自朝廷遣派熊廷弼,再度擔任遼東經略一來,那事事皆以作對為樂,甚至還不顧大明在遼西的布局!”

    “回魏公。”見魏忠賢將話引到了王化貞身上,趙宗武眼睛轉了轉,很快便想到了應對之言“遼東巡撫王化貞,自掌控廣寧,執掌遼西權柄一來。

    雖說在穩定遼西局勢上,出了一些力氣,但他并不能知人善用,做事全憑個人喜好!

    在很多時候,雖說旁人的提議、見解皆很獨到,但有時礙于所謂的面子,顧及所謂的成績,往往都是采取強勢打壓、不理睬的方式。

    早在偵破私販勢力期間,卑職就不止一次的向其提議。

    但因為利益的交割,使得他身邊存在著,許多投效建奴的漢奸,但對此他并沒有重視,甚至還避重就輕!”

    對于王化貞,趙宗武在心中說實在并沒有太多喜歡,因為在很多時候,明明是有利的事情,有利的建議,可他王化貞就是喜歡一意孤行!

    諸如后世所言,說什么王化貞與魏忠賢交好,背叛東林黨,其實這些事情真要是仔細思考的話,那完全是經不起推敲的事情!

    雖然說熊廷弼是遼東經略,但在那個時期,真正掌握遼西權柄的,就是這位掌控欲極強,思緒固執的王化貞。

    再者言,這史書往往就是由后世者書寫是。

    自南明要嗝屁時,誰投降投的最快?

    無他!

    正是東林黨!

    但東林黨喜好顧及名聲,所以他們就喜歡用筆桿子,用自己臆想的情節,去替代真實的情況。

    在他們的認知中,出身東林黨的官員,那就不能背負這種失敗,他們必須站在道德制高點!

    聽著趙宗武說的,在場眾人神情皆有著改變,并且交談的時間不斷變長,尤其是魏忠賢的神情,那變得更是帶著激動。

    掌握內廷權柄后,他比誰都清楚,若真有機會,能一擊解決掉政敵,那這樣的機會是絕不能放棄的!

    哪怕說這其中存在著風險,可若是做成了這件事,那所帶來的回報,簡直是難以想象的存在!

    再者,伺候在自家皇帝身邊,他心中也很清楚,自家皇帝心中其實對,東林黨一脈的官員并不喜歡,甚至還有著很深的厭惡感!

    見魏忠賢并沒有說話,在旁的王體乾說道“趙宗武,你心中應該清楚,謊報軍情,詆毀朝中大臣,在我朝那是怎樣的罪責吧?”

    趙宗武道“清楚。”

    這王體乾之所以這么說,那想的其實也很簡單,無非是心中有著擔心,但面對這大好機會,那卻也不能平白放過。

    其實現在細細想來,這一切的火候還不夠,如果說這一消息,能夠在京城傳的沸沸揚揚,進而達到路人皆知的地步,那趁此機會再捅到皇帝面前,來一場和東林黨朝堂對峙!

    利用朱由校本身就對東林黨的厭惡,只要能夠逐步引誘他們下溝,那會有很大幾率將東林黨干掉!

    雖然說想解決掉東林黨不是很容易,但借助此次機會,滅掉東林黨現有氣焰,那還是可行的事情!

    錦衣御明

    錦衣御明 (就去看看书,https://www.97kks.com)
沒看完?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,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,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北京pk10赛车5码计划软件